周泽楷大喊一声

 @빶졌어  @lastorder 恭喜!(*´∀`)请私信我地址吖

一条抽奖lof

因为终于决定要印点东西给朋友玩儿了所以来抽个奖。

九月九号抽(为了发货方便可能提前到一号),抽一位。应朋友建议改抽两位。

基本全肉本,内容大概有6-8w吧,收录了两三万在微博/lof上发过的Too late、parallel lines、跨年炮、朴二小姐之类的,两三万没发过只私下给朋友看过的,还有两三万另外的新内容。

没看过的别问了也别参与了,早删了,现在只有书里有,写得非常垃圾。

规格就是A5,150P上下,因为太懒了所以没有别的赠品。

抽奖条件:无需关注,留言即可,到时候朋友说数字按楼层算,可以重复留言,但最好不要是刷屏式的。

老叶生日快落!!!!❤
乐乐生日快乐呀!😘

听kiss fight 的脑洞,老叶老张在一起过,然后分手了,第十赛季后又重新在一起了,过去为之吵架的那些问题和现在的现实交织出现,同样的前途、距离和家庭问题,但是令人庆幸的是,虽然人变大了,却并没有轻易妥协给这些,而是在彼此沟通中一起面对,一起解决了。

理想的完美同性伴侣态度,不是一味地自己承担和自己为是地为对方好,而是更多沟通,更多共同一起的故事。如果你的脑子里,每件事都只有自己一个生力军,那这算是什么谈恋爱啊。爱情,不就是孤军奋战那么多年,找到了与之同袍的那个。

记梗

双叶真是带着禁忌感的cp哎……想日(。写个智齿梗,老叶老撩叶秋撩得总裁牙疼的甜文

记梗:

万银,朗读者梗

夜天使,哇人人的单向暗恋,KURT在任务中受重伤,陷入梦境中沉睡不起,一直单恋KURT的哇人人借助教授的力量进去后一起做西部梦cross一部分KODI的西部慢调

暗巷组:双性转百合,真·部长在老格之前就相中了小蘑菇

乐叶:之前的无法逃脱体位+生子风波ABO

all叶/乐叶 薛定谔的叶修

OOC 胡搞 免掐

-正文

【1】

夏日蝉鸣鸟叫,啁啾不停。

头顶的吊扇呼呼转动,搭着不知何处吹来的妖风,有几分直升机降落之感。讲台上数学老师兢兢业业地捏着粉笔讲题,在正方体上划出一道虚线。下面的学生有些睡了,有些勉力醒着。

梦中一股怪力拉着叶修向下,他一打挺,妄图逃离那股子怪力,脚蹬上前桌的凳子,擦着地面吱扭一响。

唰——

粉笔头破空,直冲着他脑门而来。

【2】

从火车站里的小超市买了几盒泡面和水,叶修数算着兜里买票剩下的钱。

也不知道是不是被老师那一粉笔头扔傻了,自打那次睡醒以来,他老觉着哪里不对劲。

可是刷卡上荣耀,技术没有半分退步;期末考试,对着卷子也是没有半分领悟。

那到底是哪出了问题?

想不通,那就不再想了,拖着弟弟叶秋为他自个儿准备的行李,叶修上了开往H市的火车。

 

到底是少年心性,叶修为了省钱,买了张普通坐票,十多个小时还没坐到一半,屁股已经烂了。旁边大汉呼呼睡着,打个喷嚏溅他一胳膊唾沫星子。抽烟睡觉嗑瓜子,抠脚聊天吃泡面。

叶修实在将忍不下,咬着牙补办了张硬卧。

运气好,还有下铺。

捏着换来的票,他可算是趴到床上,省去一点心力。

迷蒙之间,模模糊糊也睡着了。

 

再醒来还是半夜。

叶修抹了把嘴边的口水,抱紧了还有别人脚臭味的被褥。

自打离家以来,这算是最舒坦的一觉了。

他这么觉着,又阖了眼要睡去,可床铺忽地动起来,吱扭晃动不止。

可能是过隧道了吧。

正想着,突然耳朵接收到一点不对劲的声音。

“嗯……”

“快——啊……”

断断续续的呻吟如魔音灌耳,叶修这下子算是彻底醒了,还判断出方位就在他上面。

他瞪大眼睛,睡也不是,出声提醒也不是。

 

撑到天大亮,他黑着眼圈,总算是数清了一共上下了几位壮士。

【3】

任陶轩想破脑袋,也想不通为什么叶秋死活不坐火车。

联盟初成立,他也没那么多资金供养选手飞来飞去,好言好语与队员商量着,窜出最不该骄奢淫逸的叶秋举手反对坐火车。

吴雪峰作为一个合格的副队长,竭尽全力劝说他省点花销,就算非要坐飞机,总得有个由头吧。

无奈叶秋比吃了秤砣的王八心还铁,比抢肉吃的乌鸦嘴还硬。

陶轩摆摆手。

行吧,坐飞机就坐飞机嘛。

 

可能真的是花的钱多有奇效,虽说陶轩一个赛季下来肉疼如滴血,可最后捧回的奖杯,他还是好好摆在了训练室,一天擦三遍,不准人瞎摸。

后来,第二座、第三座,叶秋带头笑话陶轩个小心眼子,陶轩被槽的还蛮开心。

就是小心眼子嘛。

冠军奖杯嘞,他们嘉世就是牛逼。

 

就是能不能别一言不合就坐飞机?去S市也要坐飞机是不是有点过了?

【4】

胜利的喜悦很容易冲刷走不那么让人喜悦的东西。

比如上学时候的那一粉笔。

第四赛季嘉世被季冷舍命舍掉了冠军。

说一点不难过是不可能的,但是未来还有很多属于嘉世的冠军。

乐天派的叶修如此想着,去了厕所。

在他进入男厕所的一瞬,公厕的牌子似乎从两个变成了六个。

 

那一天,叶修终于记起了被下半身支配的恐惧。

他本来开开心心要上厕所,间或思考一下如何调教青训营的愣头青,如何损赚美帝黑心钱的吴雪峰。

刚解下裤子,就听着隔间里模模糊糊的熟悉声音。

此处省略七八百个拟声词以及不和谐因素。

叶修捏着鸟,瞬间觉得自己可能得了尿频尿急尿不尽,准头一歪,溅到了鞋上。

……好嘛,待会选手聚会又要给张佳乐孙哲平他俩笑话了。

本着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不听就是没有的主观唯心主义,叶修趁隔间里的鸳鸯出来前打算先蹿了,不巧还没走出门口,背后传来一声音。叶修闻声扭过去,就看到公主抱着‘另一个自己’的后辈。

“叶队你怎么会……?”

 

所谓相视懵逼,莫过于此吧。

事后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叶修抽着烟如此想到。

 

没人能解释为什么他只是上个厕所,出来世界多了六种性别,也没人解释世界上为什么会多出一个叶修。

 

出来后,叶修惊奇地发现世界又恢复了原样。站在厕所门口,内外不停张望,吓得想上厕所的小同学都憋着走了。

王杰希打他旁边路过,淡定地进去。

叶修飞快逃离现场,以免发生不可控事件。

【5】

一次诡秘事件还好,多来两次,叶修是真觉得自己个儿的胆儿被练出来了。

半夜大马路上碰见化着妆穿着露背裙的自己。

两个叶修看着彼此,默默无言。

女装叶撒丫子跑,队服叶撒丫子追。

可惜没有费玉清的那句话。

你追我,如果你追到我,我就跟你……

叶修被自己脑内的脑补吓到。一个死宅追着跑,还没跑出三百米就觉得浑身难受,那边那个蹬高跟的快步如飞,如此明显战力差异下居然还出现了英雄救美的桥段。

看着联盟的脸护在女装自个儿的前面,叶修认真考虑了下转行去当眼科医生的可能性。

你不能因为你瞎,就看不出那是个男的呀。

你不能因为你瞎,就夸他是个美女呀。

 

被当成坏人的叶修举手投降,只希望明天的荣耀头条不是职业选手叶秋女装大曝光,低胸美背惹人爱这种奇怪话题。

 

【6】

陶轩实在忍不了了。

怎么能有叶秋这种人。

成绩不怎么样,要求倒是不低。

飞机飞机飞机。

能不能少坐点飞机?!

叶秋在禁止抽烟的背景下抽了口烟,喷云吐雾,淡定答道。

不行。

解约!

必须现在就解!

 

之后发生的事大家心知肚明。

当然,不同的人嘴里有不同的版本。

叶修已经听说过原来你是个女的/OMEGA不下百种惊叹了。

淡定淡定,你们谁能有老韩惨。

 

老韩。

那是真惨啊。

韩文清是多好的一个人,认真,执着,积极向上,一身凛然正气,收过无数莫名其妙的钱包,有钱。

最后一个词是重点。

但是当他对上怀着孕的叶修括号男反括号,他也懵逼了。

他懵逼地看着孕妇叶修括号男反括号向自己冲来,懵逼地被拥抱,懵逼地被和追着叶修而来的黄少天打架,懵逼地看着黄少天被打倒在地,懵逼地看着孕妇叶括号男反括号挡在黄少天身前,懵逼地看着下跪和和好。

不是凑字数,韩文清他真的很懵逼。

与韩文清同行的张佳乐给予他最后一击。张佳乐五官挤在一起,仿佛在说辣眼睛。

 

没想到你是这种队长。

【7】

听张佳乐说了这件事,叶修觉得自己认识的喻文州也不是那么可怕了。

不就是约去海洋馆,然后淡淡忧伤地对自己苦情表白吗。

要宽容,要帮助,要爱。

他当夜连忙发去了新琼瑶剧男主的海选活动,并送上了最诚挚的祝福。

 

第十赛季,忙于归来之战的叶修没工夫再理那么多诡异事件。

唉,一着不慎,满盘皆输啊。

 

赢了冠军的叶修,看着那些堵在他家门口说我们爱你的人,觉得不如跳舞,谈恋爱不如跳舞,打荣耀不如跳舞。

遂转行去学精神卫生。

他的愿望是,世界和平。

【8】

励志让世界崇拜爱的叶修发现自己也不是不能好好学习,花了多少个日日月月的努力终于成为了一名光荣的神经病医生。

他穿着白大褂,在监控室里,表情严峻。

 

他看着监控视频里,那个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病人,看着他的丁香小舌,看着他的圆润肩头。

切换镜头,一个自以为是黑帮老大的喻,一个自以为是黑帮老二的黄。还有一帮自以为是霸道总裁的蘑菇、皇上和不知道什么玩意儿。

 

上任一天,叶修决定辞职,离开这个不适合自己的职业。

果然,他还没到能够拯救世界的程度。

【9】

抽个空去打了个世界荣耀邀请赛,经历了分房间争夺战,经历了外国友人的调戏。

叶修秃了,也强大了。

 

并不。

 

认真思考一番,他觉得自己可能努力错了方向,既然拯救不了成年人,那就去拯救祖国的花朵吧。

努力考教师资格证,失败。

竞争上岗,成功。

 

电影院里,看着文艺片导演孙哲平镜头中的自己,叶修忍不住落泪。

妈的,谁在吃芥末。

旁边乔装打扮的巨星黄向他递来纸巾。

叶修十分感动,但是拒绝了那包心相印。

八卦周刊的记者叹了口气。

明天的头条。

叶影帝和黄歌王秘密恋情。

泡汤了。

没关系,乐观一点。

更复杂的娱乐圈还在等着你。

 

收拾好情绪,叶修上岗了。

虽然他也不懂为什么自己会被聘用,但总好过面对肮脏又可怕的大人。

 

可是他错了。

他不是被聘来教书的。

他是被聘来午睡和收不知道是谁的外套的。

一打一打的外套。

不重样。

可以开男装店。

【10】

叶修蹲在台阶上,抽了支烟。

他的旁边,听了他这一生的张佳乐笑得生活不能自理。

但是突然的,张佳乐正经起来,抹掉眼泪,认真地对他说,

“不过说真的,你要不要和我在一起试试?”

虽然现在是白天,午后,大太阳天,一身臭汗,但叶修看见他的眼睛藏了海,海里坠有星辰万千。

他呵了一声。

 

你以为这是傻逼作者的乐叶同人文?

拉瓜凑菊,硬掰也要在一起?

 

不好意思,还真是。

【0】

我的心愿是……世界和平……

乐叶 ABO设定下公厕到底应该有几种?(1)

双A OOC 免喷

=正文=

[1]

历经千辛万苦,中国国家队终于夺得第一届荣耀世邀赛桂冠。各大报纸争相报道这个大新闻之余,八卦报刊也在暗戳戳地搞着自己的大新闻。

别说是如今这个一听就不科学的ABO世界观,就算是普通原著PARO,他们也有信心在国家队十四人之间挖掘出BG/BL/GL/GB四种性向182种CP出来。

然而在这些花边新闻里,看起来最真的莫过于国家队领队叶修和仅晚其一年出道的张佳乐。如果不是知道十四个人本来就是在同一家酒店下榻,广大人民群众真的可能就信了那所谓的‘两人前后进出酒店房间疑似交往’了。

然而在网友们齐齐吐槽现在的狗仔动不动就想搞个大新闻时,两位当事人却出面就此事开了新闻发布会。

当观众在电视机、电脑、手机前看到那两个当事人排排坐于屏幕前,认真地亮出戒指,告诉大家:

对,我们没在交往。

因为我们已经结婚了。

 

???现在重站CP还来得及吗???

 

[2]

要张佳乐回忆他和叶修的第一次见面,其实他是拒绝的。

倒不是年代久远无迹可寻。

而是太他妈记忆犹新所以每次想起都能切实感受到那些混乱、无序和……尴尬。

 

ABO世界发展到后期,BETA们承担了大部分工作,易情绪化有发情期的AO则极少担任重要职位。就算是某种意义上需要大量荷尔蒙带动观众情绪的荣耀职业联赛,选手也大多是BETA,AO少之又少,在联盟刚建立的头三年,官方公布的ALPHA只有两个,还出自同一战队。

百花,孙哲平、张佳乐。

然而实际上还有一个未公开的,那就是当时的叶秋,后来的叶修。

因为联盟工作人员从主席到扫地的都是感受不到信息素的BETA,叶修ALPHA的身分也侥幸没被识破。

但也因此,酿成了第三赛季的惨剧。

 

作为一个察知信息素能力很弱,或者说基本等于没有的ALPHA,张佳乐从小是被当成BETA养的。张佳乐本人对此倒是十分无所谓,但他的搭档孙哲平则对他的特质表达了羡慕之情。

好比眼下,荣耀职业联赛第三赛季,决赛,百花对上了卫冕冠军嘉世。赛前,现场观众和选手一样激动,群情昂扬,双方粉丝几乎要替自家阵营撕起来。

然而张佳乐刚打算进入选手台,突然跑出了工作人员通知他们因为现场有人因为过浓的ALPHA信息素提前性别分化,出现了OMEGA的热潮。

选手中唯二的ALPHA孙哲平和张佳乐相视懵逼,被拖着去了紧急隔离室。

事已至此,张佳乐还算乐观,路上打趣孙哲平是不是激动过头。孙哲平意外地没有承认,反而说张佳乐你都闻不到自己身上那股子西湖醋鱼的味。

西湖醋鱼???

张佳乐很懵逼,感知不到信息素的他完全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一个K市人信息素为什么会闻起来像西湖醋鱼。

孙哲平也不知道,但身体本能在其他ALPHA(也就是张佳乐)浓重的信息素刺激下,也释放出属于自己的信息素。

味道吧……有点像鲜花饼。

顿时孙哲平停下了和张佳乐对喷的嘴。

真庆幸张佳乐闻不到,不然该饿了。

估计是水喝多了,没过一会儿,张佳乐尿急,又借着自己闻不到信息素的优势,溜出去上厕所。

公厕前他看着六个图标愣了会儿,犹犹豫豫地跨进看起来最符合的那一个。

刚进去,他就闻到了一股若有若无的味道。

过桥米线。

张佳乐心想现在的人真是牛逼,厕所里吃过桥米线。

他正扶着鸟上厕所,突然又听到坐便那排某个门传来抓蹭墙壁的声音,延绵不断,抓心挠肺。

吃米线噎着了?

抖了抖鸟,兜上裤子,张佳乐洗洗手往那边走过去,听着声音敲了敲门。

“嘿哥们?用不用帮忙?”

里面可能没听到,但是挠墙的声音更重了。

也不知道哪根筋搭对了,张佳乐想起来工作人员说的,有人提前进入热潮的事情。

难不成天要给他张佳乐一个脱单的机会?

这样想着,思维串到现代AO剧的张佳乐踹开了本就没好好关上的门,在里面那个散发着过桥米线信息素的‘OMEGA’一脸懵逼看着他,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的时候,一个强力壁咚,双手将人卡在角落里,趁着O毫无防备,咬上了人家后脖颈。

张佳乐几乎要被自己霸道总裁一般的形象迷倒了。

他潇洒地撤回手,潇洒地说,

“不用……”

谢字没出来,O一脚踹向他的裆部。张佳乐踉跄退后两步躲开,脑袋差点磕盥洗池边上。

O走了,嘉世的队服像被风吹动一样飘起一角,没有留下一句谢谢。

不知道是不是张佳乐的错觉,空气里的过桥米线味更浓了一点。

 

当繁花血景被一叶之秋和气冲云水的组合击倒在总决赛的舞台上时,漂亮华丽的荣耀二字跳跃在对方的屏幕上,张佳乐在这头惊讶得连耳机都没摘下,观众席上的欢呼、队友的哀叹、对方的激动,他一丁点也没听见。

过了一会张佳乐被孙哲平拍醒,迷迷糊糊听到对方嘟囔着待会去吃过桥米线吧,不知道谁吃了米线整个赛场都一股子味道。

张佳乐浑浑噩噩地点点头,却意外冷静地说,

“待会还有发布会,开完再去吧。”

会上都是那些无聊的问题,张佳乐和其他队员一起对支持百花的粉丝道歉,说什么明年一定不会辜负之类云云。

结束后孙哲平就张罗着一起去吃过桥米线,其他队员倒是兴致不大。

张佳乐在上车前突然想起自己的钥匙好像还在场馆里,腾腾腾跑回去,场馆基本上已经暗完了,留了盏大灯明晃晃地照着舞台,勉强能看清四周。

地上满是彩纸,红的绿的很是好看。

张佳乐从最高处一步步往下走,一路好像走在红毯上,耳边几乎还能听见观众的欢呼声。

百花!百花!百花!

正当他沉浸于此时,却清楚地明白,那两个字该被替换成‘嘉世’。

说没有不甘心那是假的,张佳乐觉得眼眶有点点酸,想起队友还在外面等自己,快走两步,找自己落下的钥匙。

越走近舞台,才发现场内不止有张佳乐一个人。

舞台中间,不止何时站上了一个穿着嘉世队服的少年。他背向观众,原地晃着一只脚反复踩着上面零碎的彩纸。

张佳乐向他走近,有些尴尬地叫了一声,

“叶秋?”

叶秋应声转回来,嘴里含着不二家的纸棒棒棒糖,背着手的模样,有点像老头,可身量笔挺,又是个少年的感觉,张佳乐从下和他对视,看到灯光把他的睫毛照得几乎发白。

不知道为什么,叶秋笑了起来,蹲下来,拉出棒棒糖和张佳乐扯淡。

“好闻吗?”

张佳乐有些懵逼,不知道他说的什么,傻傻地回应。

“啊?”

叶秋维持着那种笑没有说什么,只是空气里过桥米线的味道突然浓重起来。

可能是觉得张佳乐的反应没意思,他又插兜站起来,从口袋里掏出张佳乐的钥匙,弧线抛下去。张佳乐手忙脚乱地接下,等再看向叶秋的时候,又是只有他的背影。

叶秋晃着手走了,没说一声再见。

张佳乐想,西湖醋鱼和过桥米线混到一起味道真他妈诡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