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泽楷大喊一声

乐叶 张佳乐和叶修能吻够十分钟吗 虐狗节快乐

ooc,不撕。

=正文=

手指停留在微博的私信界面刷上刷下,迟迟不见绿对钩,往上翻,就能看到自己刚才是怎么不要脸地卖萌打滚求糖求肉求粮食。张佳乐一边和身边的美女三句两句地搭着话,一边撇着眼看自己的手机,越看越伤心,最后近乎绝望。

妈的,别圈太太要么是请给废柴的我写点肉,要么是女人你看这是朕为你打出的文包,落到他张佳乐萌的这个小冷圈,就只有一个圈地自萌的太太不说,还是个嘴炮堪比某大神的嘲讽型人才。

泄气至此,张佳乐心如死灰,看来就算今天是情人节也吃不到太太的糖了,最后刷一把,安心相亲。可这一刷,居然刷出了条未读消息。

【放学后别走.jpg】

张佳乐好激动!

张佳乐狂喜!

张佳乐要上天了!

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按捺住心底一撮撮的小激动,他收起手机,扶了下专门为相亲搭的黑框平光眼镜,抬头顺着身边姑娘们的话茬聊了起来。

 

说来张佳乐这般长相和穿搭水准不该沦落到相亲大军之中,奈何年轻的时候追逐荣耀,退休已是奔三的大龄单身男青年,职业又特殊,说好听点是电子竞技,难听点就是只爱打游戏的死宅,学历也不高,资料如此狼狈,也就只能靠工资挽回面子。

除这般种种之外还有一点直接导致了张佳乐在情人节这天相亲,那就是他不是没喜欢的人,只是人家肯定不会喜欢他呀。

谁啊?

此人十分可耻,荣耀圈十个有十一个知道他的恶名,强占良家冠军奖杯四次,霸占半个圈的女选手,然而对外一律宣称还是单身汪一只,留下了占着妹子不撩榜数年第一的神话。

没错,就是叶修。

想当年张佳乐还是个花儿一样的少年,意气风发,和好友孙哲平组了个百花战队,繁花血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打遍荣耀无敌手,直到总决赛一役输给了从没露过面的叶秋带领的嘉世。年轻人嘛,总是很冲动,像小张小孙这样脾气暴的直接跑去堵人套麻袋,不见还好,一见面出了事儿了。

据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孙哲平先生爆料道,

回K市的路上小张跟魔怔了一样,脸色煞白,嘟囔了一路的‘不可能那个傻逼怎么可能那么好看卧槽不可能那怎么可能是叶秋呢他不该很猥琐吗’。

由此可见相由心生是不可信的。好在后来叶秋在他的嘟囔中不断长残,间歇性虚胖经常性不修边幅,也就把一见叶秋误终生的传说翻了页。

然而张佳乐在这条黑道上越走越远,由恨生爱由黑转粉,甚至暗戳戳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在相关女性向论坛上发掘了乐叶乐这么个神奇的CP,由此开始了北极圈日常。

不过萌新难免挨艹,身为一些小黄文的主角,张佳乐因为回复各种太太‘OOC太严重我张佳乐不是那样的人老叶怎么可能那样’被喷了不少次,直到他找到一个神奇的太太,高产,好吃,又还原,除了不写真实背景和肉一切都像一个小天使一样完美,简直让人怀疑此人是不是就在自己身边。为此张佳乐用自己的小马甲跟所有骂太太的人撕逼,活脱脱的芈月看多了不好好说话,真正的粉似黑。尽管如此,他顺着蛛丝马迹找到太太的LOF、晋江、贴吧、微博,成功坐上太太唯一互FO读者的宝座。

这不,今天情人节,他来相亲之前专门在微博上好心提醒了太太今天是情人节,还发了几条例行的求糖求肉。

只可惜写的再好吃都是假的,不敢表白的张先生还是得接受一波波的相亲轰炸,今天这个聚会就是如此,专门定在情人节。

 

这边张佳乐正跟一个同省不同市的姑娘聊天,谈到来了B市后天气太干燥,不如在Y省那么湿润,正这时候他忽然听得突然插进来的声音很耳熟,有几分像叶修,和妹子一齐抬眼看向来人。

妈呀,这不就是叶修本人吗。

若这是自己心爱的太太的文,张佳乐几乎以为叶修是要来捉奸了,仔细定下心神,告诉自己不能怂,呼吸吐纳再三,张佳乐准备开口,

“老张你带没带手机?”

张佳乐被叶修这么一问有点懵逼,耍帅的话还没出口脑袋先丢了,只得愣愣地把自己新买的肾22递过去。Y省姑娘看着他的肾22一笑,问道,

“你们俩认识?”

张佳乐恍惚地点点头,边看着叶修只随意和身边的姑娘寒暄几句就低下头啪嗒啪嗒扣手机,边回复说,

“啊,算是吧,同行。”

妹子又是一笑,

“说起来还没问你是干什么的呢。”

老张不好意思的搔搔发尾,

“打游戏的。”

姑娘脸色瞬间阴沉了许多,聊倒是还聊,就是敷衍了许多。当下张佳乐恨不得抽自己一大嘴巴,一见叶修这个混蛋就找不到北,专门背的相亲聊天必备大全都忘个精光。

这次集体相亲的集合点是在个咖啡厅,之前等着迟到的最后一人,也就是叶修所以才迟迟没有行动,现人数已凑成双数,又临近中午,自然需要开始日程,先去吃个饭吧。

来之前张佳乐专门带了捧玫瑰,本是打算送给和自己一直相谈甚欢的Y省妹子,奈何对方知道了自己职业后一直不温不火,走的时候也没有要带花的意思,又不好意思送给已经和别人聊好的妹子,只好自己带着,在这样一个特殊的日子里,跟个傻逼似的。

心下觉得晦气,可想到能和叶修一起吃饭还是蛮开心的,再加上再加上叶修看起来也不像要认真相亲的样子,玩着手机和张佳乐走在队伍最后,也不看路。

张佳乐也是觉得奇怪,以前叶修是不带手机的,自然也就不怎么玩,今天却转了性,手机从开始到现在没离过手,如果只是为了避免和姑娘们交流,大可不必路上也玩这么嗨,甚至差点给过路的电动车撞了。

“卧槽,谢了啊。”

一把把叶修拽向道路内侧,张佳乐大大也是觉得心很累。

餐厅是相亲组织者提前订好的西餐厅,情人节气氛还是很浓的,聊得不错的进去后各自坐成了一桌,张佳乐带着根本不在乎外界发生了什么的叶修坐进卡座,随便点了点吃的,反正两个大男人是不会被区区一块牛排给喂饱的,下午还得加餐。

因为是情人节,被端上来的牛排酱汁浇出了爱心的形状,张佳乐有点小害羞,叶修依然在扣手机没有反应,愤怒之下,对着牛排撒火,先灭了那个碍眼的心。谁成想,刀子划过牛肉,却因为用力过猛,发出刺啦一声刺耳的响声。

此般困窘,也就只有张佳乐还能忍住不钻进地缝里了。

然而叶修终于因此放下了手机,抬头看了张佳乐三秒,继而从张佳乐手机接过刀叉,帮他把牛排切成小肉块,才开始自己的进食,期间表情管理的都相当之好,仿佛什么都没发生,可称之为帮忙解围必备表情,只是低下头前跟憋不住了一样突然扩大的笑意让张佳乐感受到了什么是恶意。

吃完饭后一行人又散着步去了附近的影院,最近的一场是情人节档的国产爱情片,叶修仍旧是玩手机的实力担当,只跟着进去坐在张佳乐右边,带着张佳乐吃完饭本来想扔掉的玫瑰,也不管一起来的姑娘有没有想跟K市花美男借机培养一下感情的。

不过也确实没有。

这场电影看得张佳乐十分别扭,情节之脑残让他想大喊妈的智障然后中途退场,可想到花原价买的票还有身边的叶修,他忍了,就当自己是在看春晚吧。

中间叶修问他要充电宝,张佳乐‘我给你拿’没说完一半,叶修就越过他自己抓那个被他放在左侧的包了。因为座位间隙很窄,叶修又懒得站起来,张佳乐一度怀疑叶修拿包的时候自己的嘴碰到了他的耳朵,但是窃喜之后倍觉自己的无聊,只好兴致缺缺地在旁边的充电宝走马灯中看完了电影。

一场两小时的电影,让张佳乐感受到了一眼万年,这两个小时他本可以打荣耀,在家里打荣耀,在网吧打荣耀,在网吧和叶修一起打荣耀,然而他没有,他选择了看一场电影,那是种错过了全世界的感觉,没抢过红包的人不懂。

此时已是下午三点左右,没了手机,张佳乐倒也不怎么想太太是否还没回自己,今天到底有没有情人节贺文吃,反正叶修真人都在他身边了,虽说交流甚少,可是能这么看着他也是蛮好的。以前打比赛往往打完比赛就回去,就算停留也是本俱乐部的庆祝,和叶修的见面机会少之又少,倒是之前去苏黎世的世界赛,和他相处还算多的,一个队一起吃饭玩游戏训练,见面机会颇多,可比不上今天,叶修就走在他身边,一手抱着他买的花,一手玩这他的肾22。

简直了。

有人提议去不远处新开的游乐场,得到了大多数人的赞同,但不包括张佳乐和叶修,两人觉得无所谓,但是同样嫌弃那种地方人多吵闹,都是情侣狗找什么虐。不过为了合群,还是跟着一起去了。老天估计也心疼二人,冥冥之中让他们在玩儿完鬼屋后和大部队走散了。没什么兴趣补充童年遗憾,两人便坐在长椅上一个抱着包傻坐着,一个抱着花吧嗒吧嗒扣手机,不久走来一个卖气球的,眼神犀利,示意这条长椅是他的领地,单身狗就不要乱坐了,张佳乐翻个白眼,买下他所有的气球示意他别来烦叶修,气球绑在手上,飘在头上给两人投下一小块阴影,叶修察觉到手机屏幕亮度的变化,抬头看了一眼,被这壮观的溜气球行为吓到,给张佳乐留下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没想到你是这种有钱的单身狗。”

“彼此彼此。”

二月毕竟还留着冬天的尾巴,天黑的稍早些,夜幕落下,霓虹灯像浪潮一样逐一亮起,充电宝从满格被耗成了闪烁的虚电,张佳乐就这么一直陪着叶修坐在那,有时候卖吃的过来了就买点棉花糖啊冰激淋啊什么的,买两份,叶修用眼神婉拒,张佳乐就自己吃掉,有点撑。谁能想到那个中午吃饭心想大老爷们肯定吃不饱的和眼前这个对穿公主裙的小女孩说气球不卖的是同一个人呢。

摩天轮缠着小灯泡在九点的钟声中停止了最后一次旋转,游人越来越稀少,工作人员也都疲惫的脱掉布偶装扮准备下班,张佳乐想了想自己的银行存款,觉得不够让游乐场再给自己开一晚上,便怂怂地收起小心思,起身拉着叶修走了。

走出游乐场大门,走上马路的时候,他手上绑着的气球们撞上了路上杨树的树杈,张佳乐才想起来自己就这么当了半天的卖气球的,松开拽着叶修袖子的手,单手解开绳子,气球们得了自由,各个撒了欢地奔向天空放飞自我,好似不知道自己飞的越快越容易被人喊你妈炸了似的。

张佳乐看了会,觉得没有国庆阅兵放鸽子好看,低头去看叶修的时候和他撞了眼神,叶修贱兮兮地笑,问他,

“好看吗?”

张佳乐自然知道对方是在说气球可还是忍不住老脸一红,口是心非,

“好、好看个P。”

他领着叶修往地铁站走,再不回家,地铁都要停运了。可惜叶修父母家和张佳乐现在的住所并不能坐一条线,自然也不会那么巧妙的到一个地铁站,等了几个红绿灯,找到两人都能回去的两个地铁站中间,张佳乐松了一只拽着怕叶修袖子怕他不看路出事的手,

“行了,咱俩都各回各——”

许是嫌他烦,叶修一抬手捂住张佳乐的嘴,

“一分钟。”

张佳乐站在原地乖乖等着,眼观鼻鼻观心,看着退休老干部·叶用手机飙手速。时间不多不少,正好一分钟,完成的时候叶修长舒一口气,仿佛庖丁解牛里的言语,提手机而立,为之四顾,为之踌躇满志。

“我花呢?”

张佳乐忙把自己抱着的花给他,叶修点点头,还给他手机,还拍了他肩膀表示感谢。

“那再见了?”

张佳乐尝试地问道,眼前叶修抱花而立,微曲着身子是个懒散样子,听了张佳乐不知所谓的问题,笑了笑回他再见,让张佳乐忍不住想起十几年前自己和大孙截住那个少年,对方也是这样,懒懒散散,温温和和地笑,看不出他竞技场上吓人的攻击性和聊天时气死冯主席的垃圾话。

想来竟觉得要是自己刚才没催他就好了,让他再玩一会儿,今晚不是一个人的时间就能短一会儿。张佳乐咂巴咂巴嘴边向自己该去的地铁站走去边向背后挥手致意,晃了几下放下,双手一起把玩着还带有叶修手掌余温的手机,电量已不足百分之一。

打开微博,还停留在私信界面,然而满屏满眼都是字,密密麻麻的字,张佳乐拉到最上头,一字一句读下,有三个中短篇,一个武侠AU,一个西幻AU,还有一个竟然是现实背景,洋洋洒洒有十来万字,张佳乐读着那篇现实背景的情人节贺文,发觉和自己今天的经历百分之八九十都相似至极,最大的不同恐怕只是结尾是叶修跑了过来找他,强吻十分钟这种又甜又好笑的魔法师天雷。

张佳乐忍不住回复了个

【卧槽牛逼啊让我再舔两遍!!!】

但是……自己的头像是不是有点不对劲?

张佳乐定睛一看,哪里是自己的头像,这不就是大手太太的头像吗,翻到个人主页,果然是熟悉的名字和熟悉的关注数为一。

心下大骂了几句卧槽,已经一心二用兑了地铁卡的张佳乐抬头环顾四周,并没有看到叶修。

不对,还他妈等人家主动啊?!

张佳乐扇自己一巴掌,撒手往回跑。

已是夜里十点,有的霓虹刚刚停歇,有的刚刚亮起,还未长出新枝的杨树在冬青的簇拥下显得清瘦寂寥,张佳乐用尽食堂抢饭的速度跑向不远处伫立着的黑影,在距离对方一步的地方停下,扶着膝盖大喘气。

“你、作者、乐叶?”

呼吸不匀让张佳乐的话听起来像智障儿童学说话,

“是啊。”

叶修抱着卷起了边缘的花儿,用直球回答了他。张佳乐一愣,直起腰板,傻兮兮地盯着叶修看,过了三秒,他吞了口口水,鼓起勇气道,

“你猜咱俩能不能吻够十分钟?”

叶修侧了侧头,撇撇嘴,

“我觉得可以试试。”

=THE END=


评论(5)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