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泽楷大喊一声

乐叶 狐狸和兔子到底有生殖隔离吗

作为一只狐狸,张佳乐很伤心。因为童话镇有很多家快递,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都是同一只兔子开的;但是同一只兔子开的也不是重点,重点是这只兔子叫叶修;但兔子叫叶修也不是重点,重点是叶修不是个好快递员。

狐狸张佳乐因为某些原因成为了一只素食主义狐,为了补充肉食动物应摄入的蛋白质,他必须每天跑去镇东头的兔子杂货铺采购牛奶和昆虫制品。采购是需要兔子币的,为了挣一点兔子币维持生活,张佳乐选择成为一名网络画手,靠出本养活自己。可是人类世界的代理抽成对他来说太贵,所以张佳乐只能自己出本,自己印刷,自己发货。于是他和兔子叶修慢慢熟了起来。

最近人类世界上映了迪士尼爸爸的一部动画,主角是一只兔子和一只狐狸,人类都很喜欢这部动画,张佳乐也很喜欢,因为投机倒把的小贩都能成人民警察,那印刷非法出版物的自己应该也能成为人民警察。因此他动力十足,爆肝印出一个男女主的薄本,预售量远超此前他所有作品的总和。

张佳乐很开心,这意味着他将有可能走上人生巅峰,赢取白富美,成为人民警察,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

可是他的梦想破碎了。

全都是因为那个一只兔垄断了动物界快递的叶修。

想起这事儿张佳乐就生气不已几欲哭泣。

妈的。

住在镇西头的他每次寄快递都要跑去镇东头就算了,毕竟还能当作是增加运动量锻炼身体。

但是现在真的是不能忍了。

就在刚才,张佳乐刷新了马爸爸开的某宝,打算看下新订单,傍晚寄出去。但他看到消息栏来自买家的一条信息:

“刚刚收到的书,就是这样?!”

紧接着就是接连几条抱怨。

张佳乐记得这个买家,运气极其不好,给他换过两次本子,一次缺页一次有墨迹,好不容易本子本身没有问题了,没想到快递的包装又出了问题。

他很生气。

他的怒气值已经蓄满了。

他一定要发飙了。

往日的一笔笔帐浮现眼前,张佳乐想起了打电话给兔子快递上门取件却没人接听;张佳乐想起了自己背着几十本书跑到镇东头却被兔子叶修揉了尾巴;张佳乐想起了叶修每次跟他搭话书的内容是什么把自己搞得尴尬无比。

新仇加旧恨,张佳乐气呼呼地背着自己的垂耳兔背包向兔子快递杀去。

 

其实说来,还未走到一半,他气就消了大半,毕竟也是自己没有看着叶修打包,自己也不能把锅全甩给兔子快递。

可是,如果就这么回去不告诉叶修他这么做很容易失去自己,张佳乐总觉得自己会被看扁,走路上也会被别的兔子嘲笑就是那个狐狸被他们的老大叶修耍的团团转。

于是他硬着头皮走到了快递——兔子快递在做快递前曾经是家杂货铺——推开门,努力摆出凶狠的眼神朝着坐在柜台边的叶修呲牙。

也不知道叶修在看什么读物,十分认真,听到门铃后嗖地藏到柜台下,抬头看到是张佳乐冲他笑了下,注意到张佳乐狰狞的表情后又皱起了眉头。

“哟,老张你这是?”

张佳乐突然有些不好意思,虽然身为一只狐狸,但他一直都很喜欢垂耳兔这个种族,而毫无疑问,兔子叶修正是这个种族里的佼佼者,浅灰色的皮毛柔软顺滑泛着微微的光泽,看上去就很好摸。

但他必须做点什么,重振狐威。

喉咙里发出呜呜地低沉声响,张佳乐努力回想着小时候父母教给自己的捕猎方法,丢掉兔子背包四脚着地,狰狞纠结地死盯着叶修。

叶修很明显也意识到了张佳乐的不对劲,但柜台本就是一处开口,若是要逃难免要先和张佳乐打个照面,按照此时张佳乐的情况,一旦靠近,一定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为了保命,他也放弃座位,蹦到台面上,紧靠梁木警惕而立。

他的耳朵在颤抖,虽然理智告诉自己张佳乐绝对不会对自己做什么但生物本能不答应放弃抵抗。

如此一来,场面倒是僵持了起来。

狐狸一面示威一面狡猾地曲线前进,兔子一面退缩一面与他周旋。

正在两只动物彼此不敢放松之时,门铃突然再次响起,他俩一齐朝门口看去,看到了挠着肚皮才迈了只脚进来的仓鼠魏琛。

可能是刚吃完饭,魏琛嘴里还叼着根牙签,看到室内如此场景他呆住了,旋即清醒,说了声打扰了立马退了出去。

两人倒还都是第一次看到魏琛这么礼貌。

回过神来,叶修刚想放松一下问清楚张佳乐做此行为到底为何,还没扭过头,就听到爪子摩擦地面的声音,紧接着,一阵风仿佛朝着自己袭来,不敢多做猜想,他只好依靠着本能跳开躲避。

一只狐狸和一只兔子,就这样在狭小的房间里斗智斗勇,你追我赶,落下一地绒毛,连柜台都被撞翻,里面放着的各色物事也被推了出来。

驱动狐狸行动的早已不是一开始那点愤怒,而是近乎兽性的本能。

张佳乐此刻正四脚着地立在躺平的柜台上,脚下一滑踩空,踩到一个印刷品上。身为印刷非法出版物的行家,张佳乐一瞬间脑内闪过这种印刷品的纸种、厚度,数据无一不与自己正在发售的本子吻合,当下看了过去。

那是本被摊开的漫画,画面定格在一只狐狸和一只兔子达到了生命的大和谐的瞬间,数百只小兔兔在那一刻被决定了要降临世间。

张佳乐有点懵逼,这这这这不是他画的吗?!怎么会在叶修这里?!

被人发现小秘密的羞耻感教他泄了气,正在此时,一道身影闪过,灰色的垂耳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地上的本子捡走,又跳回了房间的另一头。

冷静下来的张佳乐恢复了两腿直立的姿势,怂怂地塌着耳朵看向叶修,火红的皮毛也因而暗淡了许多。

“老叶你为什么会有那个……?”

叶修闻言沉默了下来,假装不去看他。

这样一来,张佳乐越发羞愤,跳下柜台,又不小心踩到了一件快递上,本以为是谁没能取走的件,捡起来仔细一看,居然是自己前几天刚寄走的快件。再看四处散落的其他各色快件,无一不是自己的作品,有些甚至是早些时候的本子,可以追溯到张佳乐刚开始做本,也是兔子快递刚开始营业的时候。

一瞬间,千百种思绪闪过张佳乐的脑海,让他不由自主地偷看了几眼假装在关心微生物幸福生活的垂耳兔。

垂耳兔吹着口哨站在门下,柔顺的皮毛因为刚才的运动有些细微的凌乱,张佳乐有些害羞,莫名其妙地想到:

狐狸和兔子到底有没有生殖隔离?

评论(2)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