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泽楷大喊一声

乐叶 八百万神明

夸我

///正文///

婚礼请来的乐队拉响琴弦簧管,高高低低地调试着音色;神父来宾一一穿着庄重,互相打着招呼准备就坐;鲜花气球、白鸽礼堂,无不昭示着小小礼堂内将发生的事情。穿着白色伴娘裙的苏沐橙拉了拉还在为花朵位置的摆放精益求精的张佳乐,蹙着眉头用眼神询问着他什么。

张佳乐放下手里的满天星,眼神扫过全场,却没有找到叶修的身影。他笑了笑,安慰苏沐橙不用担心,低头摆弄好插花,转身离去。

绕了一个两个弯,和三个四个好友打过照面,张佳乐终于找到了礼堂深处的洗手间。一排四扇门只有第二扇紧闭,却又没有从内上锁,他走过去推开门,果然看到坐在马桶上的穿着新郎服饰的叶修。

张佳乐笑着倚在门框上,和将将抬起头的叶修对视了几秒,不由自主垮了气,假意踢了踢叶修的裤脚,挤到他身边。

“憋不住了,快给我让个地儿。”

 

杭州的夏天一向不算凉快,一二赛季嘉世连摘桂冠,奖金虽说不多却也还说得过去,只是老陶叫嚷着这笔钱要留着扩建新训练室,也就没能给队员们正用着的这间换台空调。老旧的机箱嗡嗡鸣响,从楼下的冰柜里取了几瓶冷饮,叶秋回到训练室后一一发给队员,最后拎着两罐可乐走到副队吴雪峰身边。

此时吴雪峰并未在训练,而是一边带着工会的新人下本一边开着网页看视频,叶秋人未走近,手里的可乐罐已经贴上吴雪峰的脸。许是太过专注冷不丁被冰了一下,吴雪峰后脖子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忙推手夺过可乐来。

叶秋嘿嘿笑了笑,还未能嘲笑吴雪峰,注意便被他正开着的视频吸了过去,仔细看了几分钟,兀地叫了一声,

“卧槽,牛逼啊!”

说着他用胳臂卡住吴雪峰的头,硬拉着他和自己一起看,吴雪峰本就是开了这视频的人,自然知道什么内容,虽说无奈,可叶秋说的确实不错,当下也是炫耀一般向他解释道,

“这是去年K市出来的百花,这组合现在牛逼得快上天了,据说现在还没输过。”

叶秋闻言只是点点头,仿若想着什么,过了会又用胳膊肘怼了怼吴雪峰的大臂,笑着揶揄他,

“他们这么牛逼,遇到咱俩还不得歇菜?”

吴雪峰一笑,摁着叶秋的头骂他装逼也不怕遭雷劈,可心里也确实认同这话。其他正在训练的队员也是放松了下来,哄笑着两人偷懒,围聚起来看能让叶秋说牛逼的视频。又过了会儿,刚督工完的陶轩过来,看到一群人不干事儿瞎闹,当下板了脸,可又被弄得又气又笑,最后招呼了声带大家吃烧烤去了。

叶秋和吴雪峰因着要带人下副本,留在了队伍最后,叶秋玩儿似的带着队,忽地眼神一瞟,又怼了怼吴雪峰。

“要不你别退了呗,咱俩的最佳,可别叫他们这些小萝卜头抢了啊。”

知道叶秋所言不假,可也自知自己不能大公无私到那种地步,吴雪峰只是笑了笑,没有说话。

见吴雪峰没有反应,叶秋哼唧了两声自言自语地抱怨起他无情无义无理取闹来,手速飙升,好快快解决了副本去吃光老陶的口袋。

 

斗神一叶之秋此刻的血条薄得吓人,连解说室的主持都失了话语屏息盯着直播画面。战矛自敌手——百花缭乱的胸口穿过,弹药专家的血皮终究先战斗法师一步清零,大大的荣耀二字自嘉世每个队员的屏幕上绽开,片刻寂静后是不可遏止的欢呼。

张佳乐和孙哲平盯着屏幕看了足足有十几秒,而后两人面面相觑,竟无法反应过来在游戏结束前的30秒一叶之秋和气冲云水是如何反败为胜、以一换二。然而败局已定,就算悔恨也无济于事。

经过短暂的狂欢,萧山体育馆的灯光已经逐一暗淡下来,清洁工带着扫把清扫着观众席上的彩带。队员因为失落已经坐上了回宾馆的车,张佳乐和孙哲平二人仍未从之前的失败中缓过劲儿来,坐在体育馆门口的台阶上,背后就是输掉全世界的地方。

突然有人从中走出,哼着不成调子的几句歌词,两人的注意被这声音吸了过去,扭头看去,是个穿着嘉世队服的清瘦少年,两只袖子撸起,露出手臂,一手插在裤兜里,一手把提着一袋礼物。心思转了几转,原就受一叶之秋影响很深的两位少年断定此人就是一直敬佩的叶秋。可要去搭话,还是有些不好意思。

原本自信满满的他们一度以为能够从偶像手中抢过奖杯,在胜利后骄傲地向对方介绍自己。可没想到,世间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自己也没能逃过个中命运。此刻身为输家,灰溜溜的,又如何好意思搭话。于是二人均是蹙着眉头,你推我我推你,终于在叶秋走远之前,张佳乐因为发育差异被大力推到叶秋去路前。

叶秋下意识地护住自己提着的那袋零食,没想到现在的人这么丧心病狂,连零食都抢。但见来人不好意思地用手搓着脖子,也不开口说话,也不动手抢零食。因此他才放松下来,慢慢等着对方开口。

其实瞧见少年身着百花的队服,叶秋就猜出了一两分,心中也是有千言万语想与两人说道。虽说今日险胜,但他不得不承认两人的配合十分默契,一攻一守几乎天衣无缝,若不是他有老吴——

想到这点,叶秋抬眼直视少年,见他头发稍长,许是那位叫百花缭乱的弹药专家,只是眼圈好像有点红,可因路灯熹微,又不知是不是错觉。

犹豫再三的张佳乐定猜不到叶秋所想,他只自鼓起勇气,试探似的问道,

“……能给我你的微信号吗?”

又怕叶秋误会忙就手忙脚乱地解释道,

“我不是粉丝——那是我搭档——我们、我们很喜欢一叶之秋,所以你能不能给我们你的微信?微博、手机都可以……”

他还这样说着,叶秋撇撇嘴插了话,

“不好意思,微信嘛,我是不可能给你的。”

张佳乐闻言一阵失落,可还未酝酿好这番情绪,又听叶秋说道,

“——因为我根本没有。QQ可以吗?我只有那个。”

张佳乐听了自然只能应好,当下寻摸着手机,没有找到,向孙哲平投向求助的眼神,却也没有得到肯定回答。叶秋看着两人这番慌乱,不由得觉得好笑,从零食袋里翻出一只签字笔,又掏出一袋乐事,将自己的QQ号写到包装上,递给张佳乐。

写完,晃晃手示意再见就走了。

吴雪峰宣布退役,今晚陶轩大方地订了楼外楼,叶秋自然不能缺席。

张佳乐看看叶秋的背影,又看看手里的乐事,有些不知所措。

 

系统的钟表显示已是凌晨一点,叶秋开着小号在荣耀里虐菜,想着吴雪峰此刻应该已经上了飞机。突然马化腾一阵抖动,点开看是个好友申请,昵称很耿直,就叫百花缭乱。扯扯嘴角算是笑了下,叶秋添加对方为好友,一边下了个单人本一边开着对话框,本想打个招呼,看着那头像下不停出现的‘对方正在输入中’又作罢,一直到凌晨三点,才发过来一句你好。

叶秋回了个黄豆表情,又写了句“睡了,拜”,关掉电脑睡觉去了。

然而屏幕的另一边,张佳乐对着对话框,一张脸憋得通红。签字笔容易掉色,那天夜里没注意,回来的时候包装上的号码有两位已经糊成一团,只好挨个试过。好不容易加上了,却又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你好吧,显得太装;发表情包吧,担心被误解成不正经的蓝孩子;说乐事还是原味的好吃,又有点莫名其妙。纠结许久,却还是只发了你好,结果不久,对方就下线了。

张佳乐对于此事十分在意,第二天问孙哲平叶秋是不是讨厌自己,怎么都不给自己接话的机会,孙哲平问了他时间,告诉他叶秋应该真的只是该睡了而已。

虽说在意,可张佳乐也并未因此误了训练,第三赛季的耻辱,他比任何人都想要一扫前耻。

 

叶秋觉得张佳乐此人非常有趣,为什么呢,因为他傻。

自从加了张佳乐的QQ,虽然聊天不多,但也算有些交集,因而拉入了前辈建的职业选手群里。群里有许多和张佳乐一样的新手,也有些老家伙,每天吵吵嚷嚷、十分热闹。

而正因如此,凸显了张佳乐本人的傻气。譬如刚拉他入群时,有老家伙开玩笑要他爆照,张佳乐竟真的上传了张照片,意识到大家只是在开玩笑,他又赶紧删除。叶秋手快,自然保存了下来,和其他爱闹的以此为梗玩了好几天。

 

夏休期结束,选手们也都忙了起来。随着联盟制度的完善和奖金的丰厚,第四赛季开始涌现一批极其优秀的新人。只是王朝嘉世似乎真气不存,吴雪峰退役后新入了美女选手苏沐橙,虽说和叶秋的配合一如既往的默契,可最终仍是失掉了桂冠,沦落至第二。

百花成绩也不算太好,只止步半决赛。秉着同是天涯沦落人的伟大情怀,张佳乐一度想要安慰叶秋,但很快他发现这完全是多此一举。叶秋在群里虽然冒泡的时间更少了,但是打屁程度不减,看不出半分伤感。

张佳乐想想也是,自个儿的队伍这次连决赛也没进,又怎么去可怜别人,遂作罢。

 

第五赛季突然传出了奇怪的消息,说一叶之秋不行了。

张佳乐很疑惑,疑惑传出这种消息的人是不是被叶秋虐傻了,但他的疑惑还未完全消散,孙哲平的退役占据了他所有的脑容量。受伤的前因后果并不明朗,大孙也没有解释什么,只是一下子把重担卸给了张佳乐。可能压力越大能力越大这种屁话也有一定道理,成了队长的张佳乐咬紧牙关,竟靠一人之力将队伍送上了决赛。

只可惜这次的对手已经不是嘉世了。

匆忙改变阵容的磨合终究还是粗糙了些,张佳乐没能借着那股自己争来的东风直上青云,反而再次被重重地摔下冠军奖台。

队员都宽慰他至少能得到亚军他们已经满足了,可张佳乐知道,自己并没有满足。

怎么能满足呢?

没拿到冠军,怎么能满足呢?

不敢在队员和粉丝的面前暴露出自己的脆弱,他借口解决生理问题将自己锁在场馆的厕所里。眼泪不自主地从眼眶里夺眶而出,张佳乐无法抑制地哭了出来。

厕所的门忽地被从外打开,光线陡然变亮,张佳乐惊讶地抬头望向来人,发现对方也是一脸不知所措。忙抹了把泪,用开玩笑似的语句向他解释道,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是泪腺自己要这么做的。”

伸手挠了挠额前乱蓬蓬的刘海,叶秋笑了笑,说,

“信啊,怎么不信。”

 

张佳乐以为叶秋是在安慰自己,但是他并没有。

得到这样的讯息,是在之后的之后。

黄金一代的崛起让更多的队伍脱颖而出,不似联盟刚开始嘉世独霸的场面,冠军的获得者已越来越扑朔迷离、受人关注。

随着比赛的进行,越来越多的人在说叶秋真的不行了。嘉世状态下滑,一落千丈,队内矛盾也越来越激烈。

到了第七赛季开始,张佳乐背水一战,想给自己五年的职业生涯画上一个完美句点。但他未曾和队友说过,却想告诉叶秋。两人境遇相似,他应该能理解自己。

张佳乐开着和叶秋的对话框,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犹豫再三,竟问了句吃了吗。

不一会,灰败的叶子鲜绿起来,头像闪动。

叶秋说,唉,老板虐待长工,不给饭吃啦。

这话好似玩笑,但张佳乐看来觉得有几分真切的幸酸,联想至上个赛季目睹的那些烂事,当下突然暴怒,声讨起陶轩来。叶秋没有跟他一起吐槽,只是偶尔回应他几个表情。到最后,张佳乐悲愤至于要打电话给嘉世,却见对话框里现出几句话来: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

【后面是什么来着?你上完初中了你会背吧?】

张佳乐忽然意识到,就像自己太容易被情绪感染,泪腺发达过分;屏幕那边的叶秋正好是他的相反面,就算知道该有什么情绪,也无法挤出那滴眼泪来。

就这样,他很安定地告诉叶秋自己的计划,得到了不错啊给你个荣耀女神状态加持的回答。

 

第八赛季叶秋——现在该称之为叶修——退役了。

游戏中偶然遇到了张佳乐,对方过的似乎还不错,后来就听到了他复出霸图的消息。那句哭了没并未影响到他的决定,毕竟张佳乐就是那样的人,泪腺很脆弱,人很坚强,决定了什么,一定要撞破南墙。

换回君莫笑的账号,叶修反而轻松了许多,强迫自己处于某种情绪下是很纠结的一种状态,如今已退役,也就不必在被悲天悯人的张佳乐张大大哀叹不公的命运了。

不过他并不讨厌张佳乐的悲天悯人。那是种一般人无法具有的天份,虽然没什么卵用。

职业选手群里潜水看到林敬言说张佳乐到Q市后水土不服,上吐下泻,现在还没办法正常训练,跟着队形点了蜡。叶修点开于锋的聊天窗口,发了个黄豆大兵过去。

于锋很惊讶叶修居然会主动敲自己,没寒暄两句二人就直奔了主题。

 

张佳乐收到了一份很奇怪的包裹,一袋土。

问了于锋寄土干嘛,张佳乐心下一暖的同时道了声谢谢。

虽说水土不服已好了大半,但能收到别人的关心总还是好的,尤其是百花上下都觉得他是个叛徒,对他深深唾弃的时候。

那些人不能理解他对冠军的渴望,张佳乐不怪他们,毕竟,你看,于锋理解他,因为目标都是一样的。

只可惜,第九赛季,有着故乡力量加持的张佳乐并没能如愿站到想站到的高度,好在他算不上英雄迟暮,还能再咬紧牙关拼一把。

赛后训练的间隙,张佳乐和叶修聊天,揶揄他于锋都知道关心自己而他只会拉仇恨开嘲讽,叶修回了个呵呵。

张佳乐当即去问了于锋来龙去脉,听完愣了好久,大概是没想到叶修体贴如此。又拍拍脑袋,想起初见时的那包乐事,兀自笑了起来。

半夜K市的那张卡接到一个电话,号码是个固话,迷蒙之中,张佳乐选择了接听,话筒那边只有呼吸声,他立时清醒过来,对着话筒均是沉默许久,半晌,张佳乐终于决定开口,

“你在值班?”

“嗯。”

说罢又是无言,与叶修这个人的体贴一样,他不给别人接话机会的聊天技巧也真是一绝。笑着将手机放至枕边,伴着那浅浅的呼吸声,张佳乐再次睡去。

 

第十赛季,带着自己一手组建的草班子回归的叶修,终于再次站立在了阔别已久的冠军奖台之上。

多年来的蓄力终于有了结果,那种喜悦如同十年前第一次站在那里无二。

感官浅淡又切切实实,教人想要落泪。

赛后退役的叶修收到了来自Q市的快递,挺重,拆开来居然是一盆草。

懂行的陈果告诉他那不是草,是花。叶修不懂这些,只按着网上的教程浇水施肥,养了近一年也只鼓了个包,没开出花来。

去苏黎世前托付给了老魏代为照看,没得到悉心照料,这花竟反而茁壮了些,让叶修想起来寄来花的那人。

不过受此委托,自然要好生受着,于是那花跟着叶修回过家,去过国家体育竞技中心当教练,最后还是喜欢H市的空气,落户上林苑的一户小套房。

 

夏末空气还算湿润,叶修起床为花儿施肥的时候发现那个小鼓包居然绽开了,小小一朵,和那粗壮的茎叶相比有些滑稽,可还算可爱。

开着电竞频道,潘林的声音激动地宣布赛果:霸图冠军!

早风吹过,吹来鸟儿的鸣啼。骨碌碌的响声自远而近,不止是谁家的这么慌着回来。叶修撑着下巴,看着熟悉的身影从树荫下走出,拖着只行李箱,步伐有些疲怠。可能是注意到了叶修的视线,他抬头一望,露出有些傻气的笑容。

叶修撇撇嘴,抱着花走下去,这时张佳乐正巧走到楼口,两人对面而立,张佳乐问道,

“家里的钥匙有备份吗?”

叶修摇头,将花和张佳乐手中的行李交换,拖着箱子转身向狭窄的楼梯走去,他一边上一边对身后紧跟自己的张佳乐说,

“不好意思,钥匙备份是给不了你了。”

“——毕竟房子是租的。”

“不过,户口本我倒是准备好了。”

评论(4)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