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泽楷大喊一声

乐叶 ABO设定下公厕到底应该有几种?(1)

双A OOC 免喷

=正文=

[1]

历经千辛万苦,中国国家队终于夺得第一届荣耀世邀赛桂冠。各大报纸争相报道这个大新闻之余,八卦报刊也在暗戳戳地搞着自己的大新闻。

别说是如今这个一听就不科学的ABO世界观,就算是普通原著PARO,他们也有信心在国家队十四人之间挖掘出BG/BL/GL/GB四种性向182种CP出来。

然而在这些花边新闻里,看起来最真的莫过于国家队领队叶修和仅晚其一年出道的张佳乐。如果不是知道十四个人本来就是在同一家酒店下榻,广大人民群众真的可能就信了那所谓的‘两人前后进出酒店房间疑似交往’了。

然而在网友们齐齐吐槽现在的狗仔动不动就想搞个大新闻时,两位当事人却出面就此事开了新闻发布会。

当观众在电视机、电脑、手机前看到那两个当事人排排坐于屏幕前,认真地亮出戒指,告诉大家:

对,我们没在交往。

因为我们已经结婚了。

 

???现在重站CP还来得及吗???

 

[2]

要张佳乐回忆他和叶修的第一次见面,其实他是拒绝的。

倒不是年代久远无迹可寻。

而是太他妈记忆犹新所以每次想起都能切实感受到那些混乱、无序和……尴尬。

 

ABO世界发展到后期,BETA们承担了大部分工作,易情绪化有发情期的AO则极少担任重要职位。就算是某种意义上需要大量荷尔蒙带动观众情绪的荣耀职业联赛,选手也大多是BETA,AO少之又少,在联盟刚建立的头三年,官方公布的ALPHA只有两个,还出自同一战队。

百花,孙哲平、张佳乐。

然而实际上还有一个未公开的,那就是当时的叶秋,后来的叶修。

因为联盟工作人员从主席到扫地的都是感受不到信息素的BETA,叶修ALPHA的身分也侥幸没被识破。

但也因此,酿成了第三赛季的惨剧。

 

作为一个察知信息素能力很弱,或者说基本等于没有的ALPHA,张佳乐从小是被当成BETA养的。张佳乐本人对此倒是十分无所谓,但他的搭档孙哲平则对他的特质表达了羡慕之情。

好比眼下,荣耀职业联赛第三赛季,决赛,百花对上了卫冕冠军嘉世。赛前,现场观众和选手一样激动,群情昂扬,双方粉丝几乎要替自家阵营撕起来。

然而张佳乐刚打算进入选手台,突然跑出了工作人员通知他们因为现场有人因为过浓的ALPHA信息素提前性别分化,出现了OMEGA的热潮。

选手中唯二的ALPHA孙哲平和张佳乐相视懵逼,被拖着去了紧急隔离室。

事已至此,张佳乐还算乐观,路上打趣孙哲平是不是激动过头。孙哲平意外地没有承认,反而说张佳乐你都闻不到自己身上那股子西湖醋鱼的味。

西湖醋鱼???

张佳乐很懵逼,感知不到信息素的他完全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一个K市人信息素为什么会闻起来像西湖醋鱼。

孙哲平也不知道,但身体本能在其他ALPHA(也就是张佳乐)浓重的信息素刺激下,也释放出属于自己的信息素。

味道吧……有点像鲜花饼。

顿时孙哲平停下了和张佳乐对喷的嘴。

真庆幸张佳乐闻不到,不然该饿了。

估计是水喝多了,没过一会儿,张佳乐尿急,又借着自己闻不到信息素的优势,溜出去上厕所。

公厕前他看着六个图标愣了会儿,犹犹豫豫地跨进看起来最符合的那一个。

刚进去,他就闻到了一股若有若无的味道。

过桥米线。

张佳乐心想现在的人真是牛逼,厕所里吃过桥米线。

他正扶着鸟上厕所,突然又听到坐便那排某个门传来抓蹭墙壁的声音,延绵不断,抓心挠肺。

吃米线噎着了?

抖了抖鸟,兜上裤子,张佳乐洗洗手往那边走过去,听着声音敲了敲门。

“嘿哥们?用不用帮忙?”

里面可能没听到,但是挠墙的声音更重了。

也不知道哪根筋搭对了,张佳乐想起来工作人员说的,有人提前进入热潮的事情。

难不成天要给他张佳乐一个脱单的机会?

这样想着,思维串到现代AO剧的张佳乐踹开了本就没好好关上的门,在里面那个散发着过桥米线信息素的‘OMEGA’一脸懵逼看着他,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的时候,一个强力壁咚,双手将人卡在角落里,趁着O毫无防备,咬上了人家后脖颈。

张佳乐几乎要被自己霸道总裁一般的形象迷倒了。

他潇洒地撤回手,潇洒地说,

“不用……”

谢字没出来,O一脚踹向他的裆部。张佳乐踉跄退后两步躲开,脑袋差点磕盥洗池边上。

O走了,嘉世的队服像被风吹动一样飘起一角,没有留下一句谢谢。

不知道是不是张佳乐的错觉,空气里的过桥米线味更浓了一点。

 

当繁花血景被一叶之秋和气冲云水的组合击倒在总决赛的舞台上时,漂亮华丽的荣耀二字跳跃在对方的屏幕上,张佳乐在这头惊讶得连耳机都没摘下,观众席上的欢呼、队友的哀叹、对方的激动,他一丁点也没听见。

过了一会张佳乐被孙哲平拍醒,迷迷糊糊听到对方嘟囔着待会去吃过桥米线吧,不知道谁吃了米线整个赛场都一股子味道。

张佳乐浑浑噩噩地点点头,却意外冷静地说,

“待会还有发布会,开完再去吧。”

会上都是那些无聊的问题,张佳乐和其他队员一起对支持百花的粉丝道歉,说什么明年一定不会辜负之类云云。

结束后孙哲平就张罗着一起去吃过桥米线,其他队员倒是兴致不大。

张佳乐在上车前突然想起自己的钥匙好像还在场馆里,腾腾腾跑回去,场馆基本上已经暗完了,留了盏大灯明晃晃地照着舞台,勉强能看清四周。

地上满是彩纸,红的绿的很是好看。

张佳乐从最高处一步步往下走,一路好像走在红毯上,耳边几乎还能听见观众的欢呼声。

百花!百花!百花!

正当他沉浸于此时,却清楚地明白,那两个字该被替换成‘嘉世’。

说没有不甘心那是假的,张佳乐觉得眼眶有点点酸,想起队友还在外面等自己,快走两步,找自己落下的钥匙。

越走近舞台,才发现场内不止有张佳乐一个人。

舞台中间,不止何时站上了一个穿着嘉世队服的少年。他背向观众,原地晃着一只脚反复踩着上面零碎的彩纸。

张佳乐向他走近,有些尴尬地叫了一声,

“叶秋?”

叶秋应声转回来,嘴里含着不二家的纸棒棒棒糖,背着手的模样,有点像老头,可身量笔挺,又是个少年的感觉,张佳乐从下和他对视,看到灯光把他的睫毛照得几乎发白。

不知道为什么,叶秋笑了起来,蹲下来,拉出棒棒糖和张佳乐扯淡。

“好闻吗?”

张佳乐有些懵逼,不知道他说的什么,傻傻地回应。

“啊?”

叶秋维持着那种笑没有说什么,只是空气里过桥米线的味道突然浓重起来。

可能是觉得张佳乐的反应没意思,他又插兜站起来,从口袋里掏出张佳乐的钥匙,弧线抛下去。张佳乐手忙脚乱地接下,等再看向叶秋的时候,又是只有他的背影。

叶秋晃着手走了,没说一声再见。

张佳乐想,西湖醋鱼和过桥米线混到一起味道真他妈诡异。


评论(1)

热度(50)